欺诈墓地的_影子

沉迷于三角形。思维至上,三角永存。尔朗

大概未完,并不知道自己在些什么。

“我只是想把它杀掉,仅此而已”红发那人说出的话仿佛就像是在正常不过的话语一般,那样的平和。
“不行,绝对不可以”我告诉他,并且警告着他。希望他不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毕竟这种事情不会让任何人开心。
“为什么?明明它该死的”他还是不理解,明明童年是那么好的孩子,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实在不理解。
“那样做的话警察会来抓你的。”我尝试用孩子幼稚的口吻告诉他,希望他有所意识,一点也好。
“那就把警察也杀了。”他笑了……“不行,总之你不能杀任何人,因为……”我想再给他解释的更清楚一些同时也不想把那么残酷的东西告诉他。
“我想杀人。”他打断了我的话,并且收回了微笑。
“……”我沉默了,我不知道他为何会这样,我也不想让他这样。“怎样才能让你住手?……咳”
“既然你要阻止我……那么就去死吧。”还没反应过来,腹部就传来一阵剧痛。他对最亲的人说出了“去死吧”,简直不可思议,这孩子…到底怎么了?
……意识渐渐消失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