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诈墓地的_影子

沉迷于三角形。思维至上,三角永存。尔朗

【豆鹿】轮回的梦

这里影子,第一次写文。有些崩请谅解,不麻烦的话请给小生一些建议?小生会改正。

————————

微风吹过,树叶发出一阵沙哑的音乐,今天研究所的外面也依然是阳光明媚。阳光透过四周高大的树木投射下来斑斑点点的影子,在地上形成了许多奇怪的图案。手边就是一潭清澈的水,映照着站在林中那全身绿色的人,耳朵上的F样的金色坠显得格外耀眼。虽说没有听见鸟鸣和虫鸣的声音,但这里依旧是显得生机勃勃。

而正在享受其中的lumpeas的心情也是说不出的舒畅,因为他现在在研究所外面,并且享受着周围环境带给他的愉悦。lumpeas希望,如果这是一场梦,就永远也不要醒来好了。

“lumpeas?lumpeas?”不过很遗憾的是,他家的主人----蠢lumpy先生硬是摇晃着他把他拉回了现实。“……主人请问有什么吩咐么?”lumpeas清理了下刚刚还沉浸在幻想中的杂乱的思绪后,像往常一样扮演着仆人的身份,“hum……把那个三明治拿过来吧”lumpy指了指离自己有一定距离的桌子上的还未打开的三明治“……”lumpy先生你真是懒到极点了啊。lumpeas虽然这么想着,但他无奈的遵从命令,从那“有一定距离”其实也就就是3米的距离的桌子上拿回了三明治,转身正要递给lumpy时,却发现那人正脸贴在培养槽上,一个人兴奋的自顾自的说着他不懂的话“主人……您的三明治”lumpeas表是这种情况他天天都可以见到,已经习惯了。

不过过了一会lumpy都没有任何反应,脸一直贴在培养槽上,声音已经听不太清楚了了,或许是他说话的声音太小了?……豆鹿有些不好的预感。
“lumpy先生?”豆鹿暂时先放下了手中的三明治,lumpy这家伙向来都是话不停的人,突然停下了说话感觉不大对劲。
在接近lumpy先生后豆鹿真切的明白了蠢这个词的含义,此时lumpy的状态是:不知道为什么培养槽的玻璃裂开了一个小口,而里面的生物的触手凑巧可以伸出来,由于lumpy先生的脸贴在培养槽的玻璃上面,于是lumpy先生就这么被自己所培养的东西麻醉掉了。而且最重要的是lumpy先生即使是被麻痹了也依然是保持全身几乎贴在培养槽的状态,实在是太搞笑了。不过此时lumpeas并没有任何想笑的感觉,一点情绪也没有。
培养槽里的透明的液体流下,不知道为什么,这液体引起了lumpeas的注意。不自觉的用手触碰,发觉这液体有些奇怪,这液体不是透明的而是绿色的,就像多年未换的液体一样,但是没有异味……
“lumpy先生?!”giggles匆忙的出现突然打断了lumpeas的思路“giggles小姐,主人他……他被麻痹了“lumpeas不紧不慢的解释道,完全无视了giggles的惊慌,也不知道他何来的轻松“麻痹了?这家伙也真是……算了,叫sniffles过来,赶快!“或许他就是天生被人使唤的命,lumpeas凭借记忆跑到了sniffles经常去,也应该在的地方——糖疯子被关的地方。大门是打开的,那么就证明他一定在,lumpeas清了清嗓子”sniffles?主……lumpy那里出事了,很严重,麻烦您过去一趟“在说到主人这个词时,lumpeas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停顿了一下,或许是想引起sniffles的注意?但他本人自身却不这么想。
声音回荡在房间里,并没有听到sniffles的回音,只听到了啃食糖果的声音。”sniffles?……“”我知道了,马上就去“就在lumpeas再次重复话时,sniffles果断的打断了他的话,他知道,如果要不回音的话,lumpeas可能一直会重复,像复读机一样,只有被使用的命。不过似乎隐约能看见屋中的人在记录板上写下“合格”字样。
”先生们,你们怎么才来……快过来帮下忙。“giggles看到lumpeas和sniffles不禁皱了下眉头,看起来情况不太好。而刚到达的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便走进去看lumpy的病情。
在sniffles得知lumpy先生是如何麻痹的时候,lumpeas可以清晰的看见他头上的黑线。”被自己饲养的东西所伤,还真是lumpy啊“就在两人吐槽的时候,lumpeas可能有一瞬内心情绪稍有浮动,这让他惊喜不已,他其实很早以前就在思考关于自己情绪的问题……不对,现在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lumpy先生还在那一直躺着呢!
“请问两位有什么打算么?”lumpeas的一句话让两人都愣了一下,直到现在为止,他们三人就一直围在lumpy身边,除了着急没有任何的行动。"啊?我记得这里有小型的治疗室,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上……“giggles吞吞吐吐的说出后,sniffles彻底无语了,明明有治疗室,为什么现在才说出来。”那就赶快把lumpy送过去啊!“sniffles已经有些着急,lumpeas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大忙, 只能把快没气的lumpy先生送到医疗室。
……
过了几天,lumpy先生已经痊愈了。只不过除lumpeas的两人都在感叹:傻人有傻福。 
lumpeas来到治疗室,意外的是这件屋子全被涂成了蓝色,跟lumpy的头发一样。
“哟,lumpeas你来了啊”坐在病床上那人愉悦的朝门口那绿色的人打着招呼,手中还正拆开未开封的三明治,看起来已经痊愈了。”……”对于那人的招呼lumpeas选择沉默,虽说这次事件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不过在lumpy治疗的期间,lumpeas却跟平常不同,不是因为没人使唤他,而是他内心总是出现许多奇怪的想法。说是奇怪,也仅仅对于那人来说是这样的,对于常人来说那就再普通不过了——情感。
“lumpeas又怎么了?药剂不够么?”那人一脸关心的问道,不过只能从语气上感受到,如果看动作的话……依旧是在啃着三明治。让人感觉有些假。“我想问您一些事情,lumpy先生”这次绿色的人并没有称呼那人为主人,这反常的现象引起了那人的注意“好啊,只要是我能力范围内”那人脸上勾起一个弧度,耀眼的弧度。“这是关于……”绿色的人还未说出内容,就缓缓倒下。
“噗,sniffles你在干什么啊”
“别那么大惊小怪的看着我,你也早就看出来了吧”
“即使是这样也要提前通知我一声吧?”
“已经够可以了,有那经历还不如去好好培养下一个,别在失败体上浪费时间”
“诶诶,这话真是伤人啊”
……
后面lumpeas已经听不清了,他也无法再听清了。
————————
”sniffles快来看,新的实验体“lumpy一脸兴奋的向蓝色的那人打着招呼。那人撇了一眼也就没再去管。
在培养槽里的是一个绿色的球,两侧似乎还挂着已经破旧的看不出颜色的F样坠。
这不过,就只是一场梦。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