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诈墓地的_影子

沉迷于三角形。思维至上,三角永存。尔朗

平板老福特怎么发多图(心累

像素死了,请不要在意
想画自家孩子集合(死

想互动(趴

全身长满眼睛的孩子(趴

【鹿盲】徘徊2

*片段式,请注意。
*特别短
*hum,感谢支持,慢速更
*以及求扩列(。)
————
在黑夜中不断徘徊的人,是永远也无法相遇的。
……
恶劣的天气在无声无息中悄然而至,暴风雨的呼啸进入了这个小镇每个人的耳中,在宣示着噩梦的来临。
噩梦,从很早就开始了。
几乎每个月都要下一场大暴雨,洗刷着这个小镇的罪恶。时间或早或晚,暴雨要持续三天,三天内不停的下着,在雨中出门的人第二天都会莫名其妙的回到家中,并且记不清那天暴雨中发生了什么。
……
现在外面是暴雨,偶尔闪电可能会照亮整个屋子外其他时间屋内都是黑暗。
现在外面是暴雨,呼啸的风声和雨滴疯狂的打在建筑物上的声音覆盖了呼吸声。
现在外面是暴雨,雨夜中有飞舞的颜色,也有尖叫。
……
浑身湿透的lumpy来到mole家门口,
敲了敲门,
门内没有动静,
lumpy又敲了敲门,
还是没有动静。
lumpy清了清嗓子【mole先生,今日是谈话的时间。】用高于日常的声音说着提醒着屋内的人,声音在楼道内显得格外的清晰,在风雨中又宛如无声。门开了,伴随着只有老旧的门所能发出的声音。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比风雨中还要黑的颜色,但与风雨不同的是里面有着温暖的温度。湿透的衣服滴答下来的水在屋内显得有些异常【先生,我记得您没有淋雨的习惯。】mole有些无法理解。【很不凑巧,在来的路上就突然变天了。】lumpy把湿透的外衣挂在衣架上,这衣架让他摸了半天才找到。那人很明显实在撒谎,不论这场雨是从早上下的而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从医院到这里也不过仅仅十几分钟,mole只是沉默的重新坐回沙发上。

´_>`摸空气……

´_>`晒晒孩子,别发霉了……

【鹿盲】徘徊

´_>`瞎写写脑洞
————————
只是深深地在黑暗中徘徊,不曾见过一切。
人们所恐惧的东西,黑暗是其一。因为在黑暗中会使自身受到威胁,而威胁就是人们多产生恐惧的原因。
但如果威胁对人来说并不是威胁呢?
……
清晨的太阳所散下的阳光一如既往的照在小镇上,阳光尽力触摸到每一个角落,却还是无法触及到那人。
对于mole来说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一样,最大的不同不过就是人多人少的问题了。
小镇的一切似乎都与他无关,不论何时,他只是呆在家,不曾出门。
……
5.10
今日mole也没有出门。
5.11
今日mole也没有出门
5.12
今日mole也没有出门。
重复的内容,写在同一个笔记本上,被放在素色的桌子上,那些潦草的显得略有刺眼。
……
屋子里,窗帘被拉上,竭尽全力抵挡住阳光的侵蚀,虽然偶尔会传来一些鸟叫声,但屋内的人并不被所动摇。mole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但似乎又不是。呼吸均匀而有些微弱,眼神空荡而不迷离。如果此刻有人,恐怕只会完全被那双湛蓝的眼吸引过去,犹如湖般平静,但又如海般深邃。不过很可惜,那没人欣赏的到。
清晨阳光明媚的小镇此时此刻正被狂风所侵袭,这一切变化的是如此之快,树叶发出刺耳的声音,人们发出尖锐的叫喊。但这些mole都无法听到,即使窗户还是开着的。

下雨【未完】

写着作业突然就不知道为啥有了身在下雨窗边的感觉……

又是一个夏天的下雨天,清澈的湖面映照着一切,没有人会发现那一圈小小的波澜

空气中的水分已经饱和,只能无可奈何地坠落到地面上,淅淅沥沥的

不知是早还是晚,顷刻大雨倾盆而下,毫无防备地落在路人的肩膀上,悄然而至

我像往常下雨天那样,拉上窗帘,隔绝室外嘈杂的声音,静静地蜷缩在卧室的一角。

休憩了一会,醒来却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眼前漆黑一片,静静地只能听到雨的声音自己的呼吸声,身边寂静的可怕,仿佛一切都不存在。

不经意之间一束极耀眼的光芒照射进来,还没有看清楚来自何方就已经如灰尘般灰飞烟灭。那束光芒照亮了整个世界,深深地印在头脑中,挥之不去。

于是我拉开了那隔绝着世界的窗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