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诈墓地的_影子

沉迷于三角形。思维至上,三角永存。尔朗

自家的部分(。)

日常瞎画

【垃圾桶】无用的缺失

当你看到一半的时候你就知道这文章的归宿了,没错,是垃圾箱。
------始
今夜不如往常,原本应灯火辉煌的夜间,今日却毫无声息。缺少了灯火点缀的夜空呈现出它原本深蓝而又耀眼的模样。在这样的夜中,不少窸窸窣窣的的动物出没着,即使这是布满人的城市。
裹紧身上黑色的大衣,匆忙行走在这难得天空下却毫不在意着。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钻进来,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最不想感受到的,当然她只是普通的人类而非吸血鬼什么的。她翻了身,看了表现在才5:50,还早。不过等她再次张开眼睛时却已7:50。“我的天啊”她低声咒骂着却不得不迅速起床洗漱。匆忙着刷牙、穿衣,这些迅速的活动正在使她心脏加速血压升高。临走前,他站定深呼吸了一下,缓缓打了开门。
他选择乘公交,因为人多。
到公司后她便上述一口气安稳的坐在了椅子上,虽然事实上她还是迟到了。
“啊,快来看啊,今日头条就在咱公司下面呢!”还未安稳的坐定却听到这样的尖声。这层的员工纷纷奔向最近的窗户。非常不情愿的她被同事叫过去一起去观赏。
楼下的街道发生了车祸,非常惨烈的车祸。5辆车装在一起的形状像蠕虫般扭曲。不远处已经开始了堵车,行人也都纷纷避让或者在一旁看着笑着。很快就看到了从车中淌出的新鲜的血液。
“哦,这真是太惨了……”“上班高峰期的末尾赶不得啊。”叽叽喳喳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她的冷汗自她看到场面就已经开始流了,她不忍心再看那血腥的场面,他想扭过头去开始今天一天的事务。“嘿!今天每人写一份这样的报告上来!”尖锐的声音突如其来的从后面传来把趴在窗边的员工都吓了一跳。她想这一定又是她生气了吧,绝对是。但同时他也非常的失落,她知道自己不得不看完这场可怕的闹剧。
就在大家回过神继续看事故现场时,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已经被挤变形严重的车内走出了“完好”的驾驶员。瞬间就开始有路人惊叫,警察才刚刚赶来。她瞪大了眼睛仿佛白天见到了鬼,事实上,不仅她,几乎所有人都是这样。
她内心乱如麻,天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不过她调整了下呼吸,打算继续盯着那个人看。还未在那人身上盯上两三秒,第二辆车的驾驶员也出来了。现场除了警察几乎已经没有人了,就连堵车的驾驶员也因恐慌而逃,因为出现的那人是那么的完好。趴在窗户上的职工开始后退,说手紧握或是握着别人的手。
----待
要来猜猜缺的是什么么?

【鹿盲】徘徊2

*片段式,请注意。
*特别短
*hum,感谢支持,慢速更
*以及求扩列(。)
————
在黑夜中不断徘徊的人,是永远也无法相遇的。
……
恶劣的天气在无声无息中悄然而至,暴风雨的呼啸进入了这个小镇每个人的耳中,在宣示着噩梦的来临。
噩梦,从很早就开始了。
几乎每个月都要下一场大暴雨,洗刷着这个小镇的罪恶。时间或早或晚,暴雨要持续三天,三天内不停的下着,在雨中出门的人第二天都会莫名其妙的回到家中,并且记不清那天暴雨中发生了什么。
……
现在外面是暴雨,偶尔闪电可能会照亮整个屋子外其他时间屋内都是黑暗。
现在外面是暴雨,呼啸的风声和雨滴疯狂的打在建筑物上的声音覆盖了呼吸声。
现在外面是暴雨,雨夜中有飞舞的颜色,也有尖叫。
……
浑身湿透的lumpy来到mole家门口,
敲了敲门,
门内没有动静,
lumpy又敲了敲门,
还是没有动静。
lumpy清了清嗓子【mole先生,今日是谈话的时间。】用高于日常的声音说着提醒着屋内的人,声音在楼道内显得格外的清晰,在风雨中又宛如无声。门开了,伴随着只有老旧的门所能发出的声音。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比风雨中还要黑的颜色,但与风雨不同的是里面有着温暖的温度。湿透的衣服滴答下来的水在屋内显得有些异常【先生,我记得您没有淋雨的习惯。】mole有些无法理解。【很不凑巧,在来的路上就突然变天了。】lumpy把湿透的外衣挂在衣架上,这衣架让他摸了半天才找到。那人很明显实在撒谎,不论这场雨是从早上下的而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从医院到这里也不过仅仅十几分钟,mole只是沉默的重新坐回沙发上。

´_>`晒晒孩子,别发霉了……

【鹿盲】徘徊

´_>`瞎写写脑洞
————————
只是深深地在黑暗中徘徊,不曾见过一切。
人们所恐惧的东西,黑暗是其一。因为在黑暗中会使自身受到威胁,而威胁就是人们多产生恐惧的原因。
但如果威胁对人来说并不是威胁呢?
……
清晨的太阳所散下的阳光一如既往的照在小镇上,阳光尽力触摸到每一个角落,却还是无法触及到那人。
对于mole来说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一样,最大的不同不过就是人多人少的问题了。
小镇的一切似乎都与他无关,不论何时,他只是呆在家,不曾出门。
……
5.10
今日mole也没有出门。
5.11
今日mole也没有出门
5.12
今日mole也没有出门。
重复的内容,写在同一个笔记本上,被放在素色的桌子上,那些潦草的显得略有刺眼。
……
屋子里,窗帘被拉上,竭尽全力抵挡住阳光的侵蚀,虽然偶尔会传来一些鸟叫声,但屋内的人并不被所动摇。mole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但似乎又不是。呼吸均匀而有些微弱,眼神空荡而不迷离。如果此刻有人,恐怕只会完全被那双湛蓝的眼吸引过去,犹如湖般平静,但又如海般深邃。不过很可惜,那没人欣赏的到。
清晨阳光明媚的小镇此时此刻正被狂风所侵袭,这一切变化的是如此之快,树叶发出刺耳的声音,人们发出尖锐的叫喊。但这些mole都无法听到,即使窗户还是开着的。

下雨【未完】

写着作业突然就不知道为啥有了身在下雨窗边的感觉……

又是一个夏天的下雨天,清澈的湖面映照着一切,没有人会发现那一圈小小的波澜

空气中的水分已经饱和,只能无可奈何地坠落到地面上,淅淅沥沥的

不知是早还是晚,顷刻大雨倾盆而下,毫无防备地落在路人的肩膀上,悄然而至

我像往常下雨天那样,拉上窗帘,隔绝室外嘈杂的声音,静静地蜷缩在卧室的一角。

休憩了一会,醒来却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眼前漆黑一片,静静地只能听到雨的声音自己的呼吸声,身边寂静的可怕,仿佛一切都不存在。

不经意之间一束极耀眼的光芒照射进来,还没有看清楚来自何方就已经如灰尘般灰飞烟灭。那束光芒照亮了整个世界,深深地印在头脑中,挥之不去。

于是我拉开了那隔绝着世界的窗帘

未完

在浩瀚的沙漠中,一望无际的使得红袍旅人有些担心。(这回的目的地是哪里呢?)旅人在心中默默想着。
实现从远处的山峰移到眼前的沙漠。(粉红色?……)对面前的景象旅人稍微有些惊讶。(好熟悉?……不对,我赢还没有来过这里才对)仅仅是盯了沙漠一小会,就摇了摇头。
在沙漠中滑行确实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仿佛就像在冰上滑冰一般,不同的是冰冷换成了炎热。
许久之后还是沙漠,永无止境的沙漠(哪里除了问题呢?)旅人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这里呆太多时间,有些着急,有些慌乱。
但是在无意之间,粉红色中的黄色——一朵小小的花。(?……)旅人自小心翼翼的靠近,似乎怕惊扰了这朵花的成长。
-放下心来-黄花似乎在这么说着。旅人稍微弯了下腰,就离开了。
这粉红色的沙漠之中,会使人失去希望,也会使人洗涤心灵。

大概未完,并不知道自己在些什么。

“我只是想把它杀掉,仅此而已”红发那人说出的话仿佛就像是在正常不过的话语一般,那样的平和。
“不行,绝对不可以”我告诉他,并且警告着他。希望他不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毕竟这种事情不会让任何人开心。
“为什么?明明它该死的”他还是不理解,明明童年是那么好的孩子,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实在不理解。
“那样做的话警察会来抓你的。”我尝试用孩子幼稚的口吻告诉他,希望他有所意识,一点也好。
“那就把警察也杀了。”他笑了……“不行,总之你不能杀任何人,因为……”我想再给他解释的更清楚一些同时也不想把那么残酷的东西告诉他。
“我想杀人。”他打断了我的话,并且收回了微笑。
“……”我沉默了,我不知道他为何会这样,我也不想让他这样。“怎样才能让你住手?……咳”
“既然你要阻止我……那么就去死吧。”还没反应过来,腹部就传来一阵剧痛。他对最亲的人说出了“去死吧”,简直不可思议,这孩子…到底怎么了?
……意识渐渐消失了。